51小说频道

繁体版 简体版
51小说频道 > 逆世草包嫡女:至尊萌妻 > 第504章 大结局(下)

第504章 大结局(下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他背后的冰台十分高大,可平白放好几座棺材。中央有一处凹下去的部分,使得整个正方就像一个回字。

中间凹下去的部分,四个方向被灵器镇守,只是最中心之处是空置。

“我在此推算了很久,确定那一丝灵气的源头来自这里。”元修聚灵而升,指向那个‘回’字的中间,“这里是连同暗灵灵脉之处,此处有灵气,便意味着元神未死。本来按照最初的封印,灵力之源无需元神镇压,只是这里的地脉出现了问题,倘若没有强大的力量来连通整个灵脉,即便当初魔墓没有被毁,只要元神被毁,魔墓变回在千百年间开始逐渐消亡。”

君华愣了一刻,“暗灵元神,是为了连同暗灵灵脉?”

元修沉吟,“实不相瞒,当初在修筑魔墓铸造灵脉时,暗灵族人之中本就发生了分歧,有过一次祸乱。现在断掉了一处极其重要的灵脉,想必是当时发生的问题。可惜当初梵夜的所做,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迁出了魔墓,再也不能作为沉睡之地,所以一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。如果当初第504章大结局(下)

补天石落入梵夜的手中直接被毁……后果确实不堪设想。可能我们所有人都已经不在人世。”

“为今之计,只有将暗灵元神重新镇压再次,动用元神的强大力量重新打开灵脉?”君华问道。

“古法封印之术,如今只剩你我二人尚懂。君华先生倘若同意,立刻开始封印元神,倘若不同意,我也必须一个人试一次。”

君华轻叹,“但一着不慎,可能元神外泄,从我们几人之中夺舍重生。”

阎萝萝现在一听到夺舍重生就觉得心里不踏实,毕竟元神夺舍的最佳选择对象就只有百里南风。

“动手吧!”君华不多言,难得几分爽快。

阎萝萝有些惊讶,“君华前辈这么快就答应不会有奸计吧!”

百里南风失笑,“你想太多,他需要确定……的只是不能让元神重生,如果是能够将元神重新封印的话,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。而且以君华先生的性子,只怕非要自己插手才会放心,别人动手……他还会担心别人有奸计!”

“阿萝,这其中必须经过你。”元修正色道,“你身为献祭之人,是唯一不会令暗灵元神反噬的人。从封印一直到结束,元神必须以你为媒介。你可有这个胆量?”

“这个需要胆量?”

元修微微一笑,“需要信任,因为需要你的配合。只要封印成功,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,只是会耗神,很是疲惫。只不过,多日来你都在被牺牲的惊慌之中,难道不怕这是一个诱你入局的计划?”

“真是好怕!”阎萝萝耸了耸肩,“还是快点吧,我的元宝木还在里面呢,再晚了还不知道我的元宝木有没有被烧毁。”

元修微微扬眉,百里南风直接说,“师叔开始吧,她不会怕的。”

“果然勇敢。可惜为师一直没时间真正教你一些什么,待此事之后,一定好好教授。”

不等阎萝萝马上点头,百里南风说,“教什么都不急,或许师叔可当个主婚人,兴许她就高兴了。”

“喂,谁说的……”

“开始吧师叔!”百里南风不等她说话,一道柔风而过。

阎萝萝撇了撇嘴,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天域卷轴拿出来。看似烧得通红的宝器,但拿在手里却没有半点温度。

取出那道元神,那道灵光差点在转瞬间消失。百里南风坐镇,加上元修与君华的联手下,硬生生将元神重新逼了回来。

拿到光在空中极快的速度转了无数圈后,光芒大涨直接从阎萝萝的眉心贯穿而入。

她还来不及思考这到底是正常程序还是发生意外,人已经逐渐失去了知觉。

然后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她还是个小女孩,手上也带着幻夜灵石,虽不知是什么身份,却是被宠得无法无天,人见人怕,却唯有一个男孩,既不怕她也不烦她,更不会对她有任何一丝不耐。

梦境就像被揉碎了重新拼凑,极其朦胧,断断续续,唯一却能够看到那个男孩的脸,如画的双目,若仙的身姿,深邃的双目像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。

直到一场叛乱的发生,她的元神在一场阵法之中消失了,从此到了另一个世界!

……

……

就像是场前世今生的梦,阎萝萝醒过来的时候异常疲惫,可能因为脑子里那些片段实在太多。

但当她恢复意识时,只觉得片段更模糊了,逐渐在离她远去。

“醒了?”

阎萝萝深吸了一口气,揉着眼睛睁开,“这是哪里啊?我睡了多久?”

眼前那张冷魅绝艳的脸,唇边勾着微微的笑意,“不知道么夫人?这里当然是我的寝殿,我们在这里缠绵过无数次,难道你一点也不记得?”

“呸!”阎萝萝翻了个白眼,哼道,“少来!”

浓烈的吻突然压了上来,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情况下,被吻得一阵天旋地转,她才想起来,她好饿,没吃东西。

好不容易挣脱了一点,百里南风早就已经扑到了床上,一双眸子笑吟吟望着她,恨不得将她再啃个遍。

“夫人感觉如何!”

阎萝萝嘴角抽了抽,只是脑子还晕乎乎的,她摸着他的脸,“这是什么?厚到什么样的地步能这么坦然随便喊人夫人!”

“都拜过堂了,你说呢?”他扬着眉头,低低笑着,“连岳父大人都来了,难道你一定要生个娃娃出来才肯承认吗?”

“我爹爹?”她连忙坐起来,“开什么玩笑,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
“恩,什么都发生了。”他眸光星亮,“趁着你没有醒,趁着你不能说不的时候。”

阎萝萝皱着眉头,瞪着他,“那我爹爹也不可能同意你这种不给我选择的做法啊!”

“正常情况下是这样,不过如果岳父大人知道你再也没有醒过来的可能,只能当个睡美人,你说他会有什么选择?反正除了我,也没有别人会娶一个醒不过来的人吧?”

我去,不会吧!

阎萝萝欲哭无泪,如果他真这么忽悠爹爹,说不定爹爹头脑一热还真同意。

“我真的有睡这么久?缥缈峰不是入侵吗?容沧澜不是还生死未卜吗?还有,我记得我醒过来之前,好像是师尊和君华前辈正在封印元神吧?我到底错过了什么?”

“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,至于结果,当然是天下太平。”

阎萝萝看了看百里南风那邪气十足的笑,陡然有种上当的感觉,“不相信,就是不相信。”

门外冒出一个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声音,“快点!再不快点吉时都要过了!”

“容渣?!”阎萝萝马上看向门口。

紫薇殿门口站着的,不是容沧澜还能是谁。

再仔细一看整个殿内,张灯结彩,布置精美,床边还放着两套绣功精美的衣服。

她愣是觉得跟做梦一样,“我是不是还没醒?”

百里南风扬手将紫薇殿大门一关,边脱掉她衣服边说,“没错你还没醒,不如趁着还在梦里,再过一把拜堂瘾。”

阎萝萝有些迷迷糊糊的,居然真的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不是在做梦,整个人就像一个娃娃被他摆弄得换上了嫁衣。

百里南风一颗颗帮她扣扣子的时候,不由得皱起眉头,“这么多扣子实在太麻烦,如果不是要穿给别人看,还不如不要扣了。反正马上也要脱掉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定是做梦吧,做梦的吧!!

否则就算是成婚,哪有新娘子的嫁衣是新郎给穿上去的。

衣服穿好之后,她直接被百里南风横腰抱起,飞似的一般腾云而去,飞向前殿。

前殿一片热热闹闹,她觉得自己果然是脑子都不清醒了,不仅看到了缥缈峰的一些人,看到元修师尊元崎师叔等,还真见到了爹爹,居然还有修灵院的刘教士等人。

“老大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冒出来,秦靖啧啧道,“你说你虚弱到了什么地步,居然还让人抱着拜堂?”

“我……”

百里南风替她作答,“恩,阿萝还没睡醒,身体还很弱。”

她有吗?为什么觉得灵力充沛,就是眼前看到的很多东西不太真实呢。

毕竟画风不太对,缥缈峰的前山,怎么来这么多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
“师姐,祝你们百年好合!”夏子蛟和白飞云也出现了。

秦靖马上说,“老大你真的很不厚道啊,我们来了几天你居然都称病不见,居然只在最关键的这一天才现身吗?你玩什么神秘?”

阎萝萝挠了挠头。

“还有,你看起来没睡醒!”

空中突然两个影子在飞腾着,小恶魔与幽煞不知在做什么飞来飞去,然后幽煞看到了百里南风,极快的速度化为一道细小的蛇身飞奔而来,满是热情。

百里南风两只手指将她拎起来,“小幽,以后不经过我夫人的允许,不可以靠近我,听明白了么?”

幽煞幽怨的看了一眼阎萝萝,转个身就飞走了,小恶魔赶忙追上去。

最后阎萝萝抬起头,看到前山的正殿屋顶上,坐着一个金发金瞳的美男子,神色高冷,有种与世俗截然不同的曲高和寡。

“鸟鱼你在上面做什么?”

羽冥懒洋洋的说,“晒太阳。”

最后一整天,阎萝萝都在这种云里雾里之中,糊里糊涂就拜堂成亲。期间只要有不明白的,百里南风用一句你在做梦就解释过去了。

很快被他重新带到紫薇殿的时候,依然是横腰而抱。

“我真的在做梦?”阎萝萝勾着他脖子认真问。

她觉得自己脑子好像越来越清醒了,或者说,刚刚迷糊之中有种轻松愉悦感,让她觉得不必去较真这一切是不是梦。甚至生怕自己惊醒了,如果是梦,她会觉得失望。

“你想听实话么?”百里南风将她放在床上,勾唇邪笑,目光流转,“这是一场美梦。”

“再说一次?”

“真实的美梦……”他轻轻吻在她锁骨,一层层解开她的衣服,“醒来的惊喜,算不算?”

阎萝萝一下子暴跳,“你糊里糊涂拉我去拜堂你说是惊喜!我去啊,你还要糊里糊涂再睡我一次?”

他不生气,又在她脸边亲了一下,“乖。”

“那……南宫夜呢?”她问道。

“当然是埋了。”

“神墓守护者呢?”

“那还用说,当然是回去继续睡了。”

“君华前辈呢?”

“带着那块万年玄铁木找个地方弄阵法去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呢?”

百里南风停了停,魅笑倾城,“终于问到正题,不过夫人,我很不满你最后才问到我。身为你的夫君觉得被冷落了,必须得到补偿。”

阎萝萝眼珠子转了转,“那就是都没事了。”

“有事!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!”他终于将她衣服完全解开时,发现自己的衣裳也同样是繁复到不行。

想了一瞬,他双臂微微一展,火红的外袍瞬间碎裂。

阎萝萝捂住眼睛,“少儿不宜。”

耳边听到他低低的声音在靠近,“少儿不宜?是缺个孩子的意思吗?”

不等阎萝萝百般抗议,嘴已经被温柔的堵住。

她有一种预感,以后再也睡不了一个安稳觉。

直到最后精疲力尽,额上被印下一个轻轻的吻,“夫人,好好睡。”

她神使鬼差说,“夫君晚安。”

说出口才想起来,还说想找他算账,说诱骗拜堂不算的呢!!

最后自己呜呜几声,还是靠回他身侧安心睡着。

一辈子这样,也不错。

</a>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